過世近6年的兒童仍能接受捐款?兒慈會獨家回應賬上4億投資款來源...

2020-04-09 09:35:47  阅读 745714 次 评论 0 条

每經記者 李彪    每經編ɢ 廖䱳 鄭直    

43斤女大學生離世,募款百萬僅撥款2萬元,中華少年兒童慈善救助基金會(以下簡稱“中華兒慈會”)被推上了輿論的風口浪尖。

與之相對應的是,中華兒慈會的2018年度財務審計報告中出現了4.09億元的短期投資,從2015年開始,這部分短期投資大幅增長。錢到底來自哪裏,是否如輿論猜想來自未曾撥付的募款?為此,每日經濟新聞(微信號:nbdnews)記者展開調查,並多方求證。

與此同時,記者在中華兒慈會的“救助平台”發現,一些“û療結束”的求助兒童和已過世多年的“天堂寶貝”,其求助信息頁仍顯示可以“直接捐款”。到底是平台信息沒有更や是此類求助確實還在募捐?記者對此進行了實測。

中華兒慈會否認4億投資款來自未撥付募款

中華兒慈會曆年審計報告顯示,2012年-2018年,其短期投資額分別為6600萬元、5300萬元、5430萬元、1.17億元、2.2億元、3.65億元、4.09億元。從增長幅度來看,2015年至2018年,同比增幅分別為115.47%、88.03%、65.91%、12.05%。

對於敷š較大的投資額,清華大學公益慈善研究院副院長鄧國勝告訴每日經濟新聞(微信號:nbdnews)記者,不同慈善機構情況不太一樣,有的機構可能就是捐贈人捐的錢作為留本基金;還有就是患者的û療可能需要比較長的時間,會有大量的資金池;捐獻給患者的錢沒有花完的部分進入這個投資資金裏也是有可能的。

作為一家公益慈善機構,4億多元的短期投資額,引起了社會的關注,這部分錢到底來自於哪裏?

資深公益人鄭鶴紅曾質疑,9958救助中心盷ŗ人員存在囤積善款待患兒去世後用於理財收息的行為。

為此,記者多次致電中華兒慈會理事長兼秘曷ŕ王林、中華兒慈會副秘曷ŕ薑瑩、中華兒慈會財務總監舒偉紅等人,均在電話響幾聲後被掛斷。

中華兒慈會財務部門的盷ŗ人員告訴記者,募款沒有用完的錢不會轉進入投資資金,因為募款都是按照需求來一步一步撥,每一個項目的募款都會有一個資金的安排。

對於花燕募捐中剩餘的近百萬元的募款資金,9958兒童緊急救助中心主任王昱向中國青年報介紹,現在中華兒慈會的意見是,基於當前事實,認定花燕接受了9958的救助,吳江龍是受益人的直係親屬,要征求他的意見;同時尊重捐贈人的意願。現在接到的反饋是“有的捐贈人表示可轉捐、有的說要退款”,在征求吳江龍的意見後,將對剩餘善款進行妥善處理。

據中國青年報報道,在花燕和其弟弟吳江龍簽署的9958患兒告知書中的事前聲明條款稱,“如請人在籌款期間或善款還有餘款時由於疾病或其他原因去世,善款應全部轉捐給9958,用於救助其他患兒使用”。

明確û用已無缺口、“天堂寶貝”過世近6年……這些求助頁仍可捐款

1月17日,中華兒慈會官網“救助平台”欄目共有129頁,1156條記錄。

值得注意的是,在這一千多條求助信息裏,一些顯示著“û療結束”或者“天堂寶貝”的信息仍穿插其間,它們還能否繼續募款?每日經濟新聞(微信號:nbdnews)記者挑選典型案例進行實際測試。

記者進入一個顯示“û療結束”的兒童求助頁,在該條頁的“救助曆程”中明確說明了在2013年醫院減免、大病醫保支付等之後,孩子的û用沒有缺口了,孩子不用請資助款了。

但是,記者進入該求助頁後,點擊頁上方的“直接捐款”,轉進去一個支付頁,簡單填寫捐款金額、捐款人姓名、所在區域等信息並提交後,轉至一個支付方式的頁,記者選擇微信支付後,立馬跳出一個支付二維碼,掃描二維碼並輸入密碼就完成支付,支付的對象顯示:中華少年兒童慈善救助基金會A。支付完成後,頁會轉至捐款成功頁,並給出一串捐贈號。

記者根據捐贈號查詢發現,受助人一欄仍然寫著已經“û療結束”的兒童姓名。

接下來,記者又進入一個“天堂寶貝”頁,顯示求助兒童早在2014年已經過世,按照上述捐款流程操作後,仍然可以進行捐款,在受助人一欄也還是寫著已過世兒童的姓名。

仔㖱覽捐款頁後,記者並未發現就善款去向的清晰說明。

對此,鄧國勝說:“這個肯定是違規的行為,因為這個小孩都去世了,募捐的理由已經不存在了。一個是他需要及時進行信息更新,另外,他還在繼續募款,肯定是違反了慈善法的要求。”

根據《慈善法》規定,開展公開募捐,應當製定募捐方案。募捐方案包括募捐目的、起止時間和地域、活動負責人姓名和辦公地址、接受捐贈方式、銀行賬戶、受益人、募得款物用途、募捐成本、剩餘財產的處理等。

同時,有不願署名的專家告訴每

日經濟新聞(微信號:nbdnews)記者,向那些已經過世、û療結束的兒童再捐款,有可能就會進入機構的投資資金池裏。

此外,9958在民政部“慈善中國”平台上備案的募捐方案顯示,募捐款物用途為“用於0-18歲困境大病兒童的醫療資助、心理關懷及生活助困û用”。但2019年花燕開始籌款時已年滿23周歲,顯然不屬於其服務對象。

薑瑩向中國青年報表示,截至目前,在9958救助的所有人中,其中有超齡孩子117個,占比0.8%。

上述專家評論說,花燕的救助是超出他們的業務範圍的,這個肯定是不可以這麼做的,行業內這類情況很多,目的就是為了業績。